在国家助学体系中

在国家助学体系中

2019-06-20 06:59

“我家在农村,爸爸务农,妈妈生病长期卧床,弟弟上中学,还有一个妹妹在上小学……”班级小组会上,三十几个同学围坐在一起,在辅导员的组织 下,聆听申请助学金同学的陈述并给予评分,用以确定助学金的等级。每年的九月、十月,新生入学之际,正是高校贫困生认定、确定助学金发放名额的时候。记者 在华南一所职业技术学校助学金的评定现场,看到了上述场景。

广东贫困生小王坦言,一轮“拼穷”下来,家庭的难言之隐、同学关系、社会交往各种隐私都被揭露出来,让他再也不想申请第二年的助学金。“为了得到补助就必须让渡个人隐私吗?”

日前,一则关于华中农业大学餐标男生超过7.2元、女生超过6.2元,将被取消贫困生认定资格的网帖引发了轩然大波。华中农业大学通过官网否认 了这一指标。“没有这个规定。”事发后,华中农业大学学生资助管理中心回应:学校关于家庭经济困难学生认定工作实施办法中的相关表述为“参考学生一卡通消 费情况”,目前,没有学生因为中晚餐消费高于6.2元被取消认定资格。

内容提要:近日,华中农业大学(微博)将学生一卡通消费情况列为家庭经济困难学生认定的“参考因子之一” ,引发社会强烈关注。各种奇葩“拼穷因子”的背后,凸显了当前贫困生助学金的窘况。

记者了解到,在参考“高等学校学生家庭情况调查表”的基础上,一些高校采取同学互评、班级评定、摸底调查、追踪调查等方法来评定贫困等级。

多位长期从事高校助学工作的人士表示,无论“吃饭因子”还是公开述贫,都不是很好的方式。不仅伤害学生,也产生了不好的导向。

“让这些还满脸稚嫩的孩子公开‘述贫’‘拼穷’,感觉很伤害他们的自尊心。但没办法,光靠调查表更不公平。”当事辅导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显得很 无奈。而且,他也承认,经常是口才好的学生更获同情,公开讲述并不能完全真实反映情况。记者了解到,一些高校除了参考“吃饭因子”“述贫因子”外,还扩展 出了“iphone因子”“化妆品因子”“买花因子”等。

“助学金不要还,助学贷款要偿还。如果更多采取助学贷款方式,可以有效消除‘拼穷’。”多位基层助学工作人员说,在国家助学体系中,助学贷款对 学生的激励、养成作用更大,可以适当降低助学金在助学体系中的资金占比,提高助学贷款最高标准和覆盖范围,让更多学生通过贷款获得资助。

多家高校学工处助学中心负责人认为,目前,高校贫困生评定标准不权威,确实存在该评的没评上、不该评的反而评上的现象。据悉,目前,我国高校贫 困生认定的主要依据是“高等学校学生家庭情况调查表”。在这个表格中,“影响家庭经济状况有关信息”包括家庭人均年收入,家庭遭受自然灾害、突发意外事件 情况,家庭成员因残疾、年迈而劳动能力弱的情况,家庭欠债、家庭成员失业等情况。

“我们的助学机制近年来进步很大,但在精准性上还存在问题,亟须完善。应该通过信用体系联网实现资源共享,让贫困评定‘有准’。”广东省教育厅 助学中心有关人士建议,当前各地民政、银行各项信用数据都已相当完善,但是由于部门、区域的割裂,无法实现实时共享、比对,应由教育部牵头,整合其他部门 数据,建立专门的生源信用系统。

近日,华中农业大学(微博)将学生一卡通消费情况列为家庭经济困难学生认定的“参考因子之一”,引发社会强烈关注。“新华视点”记者调查发现,在认定贫困生 的过程中,一些大学的“参考因子”还包括“化妆品因子”“iphone因子”“买花因子”等等。各种奇葩“拼穷因子”的背后,凸显了当前贫困生助学金的窘况。

不少高校的学生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光靠这个表格难以掌握真实情况。他们经常接到反映,称有学生拿着助学金请客吃饭、旅游或购买高档手机。